搜索
第八联盟 第八联盟 新闻专递

“中国石油之父”,妻子和15岁的女儿一起自杀

新闻专递 | 发布时间: 2019-1-7 15:05| 查看数: 3615| 评论数: 2|帖子模式

随着去年12月美国华裔科学家张首晟的“自杀”黑幕被曝光,很多在美华裔学者意识到了与中共打交道是相当地危险。其实,如果他们翻阅中共历史,就知道绝大多数听信了中共谎言、一心报效中共而选择回国的海外人士,下场都很悲催。比如本篇中被称为“中国石油之父”的肖光琰

1920年出生在日本的肖光琰,祖籍福建,后移居美国。22岁时在美国芝加哥大学攻读研究生,三年后获得化学博士学位,其后留校先后任化学系助理研究员、校冶金研究所研究员。1947年8月起任美孚石油公司化学师。期间,曾4次获得金质奖章。当时的他,完全可以用“年轻有为”来形容。

1949年,淳朴善良、满怀爱国热情的肖光琰参加了中共动员留美人士回国的“留美科学工作者协会”以及“中国学生基督协会”,接受了中共的宣传,决意回国,并说服了一直反对自己回国的妻子甄素辉。甄素辉的父亲曾做过孙中山的秘书。1950年12月,带着与石油相关的大批资料和图书,夫妇俩回到了没有朋友、没有亲人的中国大陆。

对于从小接受西方教育、热爱自由和音乐的肖光琰夫妇来说,国内外生活的反差是巨大的,但他们选择了改变自己,让自己适应所谓的“新生活”。

回国后不久,肖光琰被分配到了东北科学研究所大连分所,即现在的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工作。期间,他曾任研究员、研究室主任、研究所第一届和第二届学术委员会委员,并兼任旅大市归国华侨联合会副主席,当选为辽宁省政协第三届委员会委员。而他从美国带回的资料,对落后的中国石油工业有着巨大的帮助。

在研究所期间,肖光琰曾领导并参加了催化叠合、催化裂化、固体酸催化剂等研究课题,他主张发展的催化铂重整技术,成为中国炼油技术的重要组成部分;他负责的加氢裂化催化剂研究,解决了中国喷气燃料的问题……在不长的工作时间内,肖光琰在公开刊物上发表学术报告和论文29篇,培养了不少专业科研人员。其也因此被称为“中国石油之父”。

思想改造运动中的打击

然而好景不长。在他回国不到九个月的时候,针对具有西方民主思想的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运动开始了。从美国回来的肖光琰也毫无疑问地成为了批判对象。面对着“回国的动机是什么”的问题时,他彻底傻掉了,对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中共政治,显然不是单纯的他所能了解和理解的。

于是,他不得不被动接受了来自周围人的各种不切实际的评判:“思想反动”、“带回资料是为了向上爬”、“十足腐朽的资产阶级思想作风”、“有卖国思想”……在这样的氛围下,周围人开始都躲着他,指责他,批判他。

苦闷中的肖光琰一遍遍给领导写信,要求给个“说法”,在没有得到“说法”后,他选择了不去工作。他对妻子说:“我爱党冒险回国,谁知党不爱我,把我关在门外……对‘新中国’,我有‘失恋’的感觉,感到生活失去了重心和平衡。我感到前途悲观。”

长时期精神上的压力使他患上了严重的失眠症,只能频繁吃安眠药让自己保持安静。他变得更沉默寡言。

随着朝鲜战争的爆发,毛和中共暂时停止了对知识分子的改造运动。肖光琰在领导表示歉意后,开始重新工作。1953年,他们的女儿小洛洛的出生,让他们的生活多了一些快乐。

拔白旗”运动中再次崩溃

在1958年大跃进中的“拔白旗、插红旗”运动中,被认为有着资产阶级观点的肖光琰被拔了出来,成了“白旗”。批判他的大字报铺天盖地,什么“对祖国毫无感情”,什么“执行的是挂羊头卖狗肉唯有理论高的白旗路线”,什么“你想入党,是对共产党的污蔑!”等等。

不仅如此,在当年的迎新联欢晚会上,人们还将他编进了活报剧《洋博士现形记》。假扮他的小丑上台自报家门:“在下肖博士,靠父母的造孽钱,在美国混了个洋博士,听说共产党在中国掌权,待我偷点资料,溜进中国也好捞个一官半职……”

听着这些侮辱性词语,肖光琰的精神再次崩溃了,从此走向了消沉。大概此时,他已经后悔了当初的选择。

文革一家在劫难逃

文革爆发后的1968年10月5日,大连化学物理所的工宣队将正在病中的肖光琰抓进了牛棚,并抄了他的家。

在牛棚中,肖光琰一再被追问同样的问题:“美国生活那么好,为什么回来?”“你能把美国的资料弄到中国来,一定也能把中国的资料弄到美国去。你说,搞了多少情报?”无法说清这些的肖光琰遭到的是三角皮带没死没活的抽打、嘲笑和谩骂,他被打得皮开肉绽,惨叫不断。在酷刑折磨和辱骂下,他被迫写下了26份“认罪书”。

这个一心报效中国的爱国知识分子终于尝到了中共“铁拳”的厉害。在放风时,人们恍惚听到他的喃喃自语:“党的政策不是这样的……”“党会给出路的。”

1968年12月10日晚,肖光琰再一次遭到了严厉的审讯和暴打。第二天早晨,他被发现死在自己的床铺上。验尸结果表明,他是服用过量安眠药自杀的,终年48岁。工宣队迅速在研究所大院内贴出海报:《特大喜讯——反革命特务分子肖光琰畏罪自杀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

当天下午,工宣队到营城子农场,将正在那里劳动的大连海运学院英语教师甄素辉带回研究所,向其宣布肖光琰的死讯,并让其继续交代问题。甄素辉没有哭泣,只是看了丈夫的尸体一眼,并请求给两天假,回趟家看一下多日未见的孩子。工宣队同意了。

两天后,甄素辉并未如期回来。她被发现和女儿一起在家中自杀身亡。甄素辉,终年46岁,女儿肖洛连,15岁。一家三口都选择以死亡抗争那个黑暗的年代。

结语

肖光琰夫妇死后被定为“特务集团”头子,并成为毛泽东的侄子毛远新亲自抓的典型案例,编号“301”。此案中,由无辜的肖光琰夫妇又株连了11个单位26个更无辜之人,其中包括曾照顾过洛连小姑娘的邻居老夫妇,曾给肖光琰打过针的女护士,曾与肖光琰交换过热带鱼的老理发员等人。肖光琰地下应慨叹当年为何缺了一双慧眼吧。

--------------------------------------------------------------------------------------

肖光琰,男,1920年生,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曾经留学美国,文革中被指控为“特务”。1968年10月被关进“牛棚”,遭到虐待和毒打,12月11日死亡。他被宣布是服用安眠药自杀的。时年48岁。两天以后,他的妻子甄素辉和15岁的女儿萧络连被发现在家中一起自杀。


笔者在芝加哥大学图书馆的网页上检索出肖光琰的学位论文,对他的遭遇也多了一份感慨。论文是1946年印制的。当时没有电脑网,电脑网上的索引是后来做的。论文保存在芝加哥大学图书馆的新楼里面。这是一篇关于叶绿素和光合作用的论文。科学也许日新月异,但是这些论文将要长久保存下去,作为人类知识积累的长河中的一部分。

但是,在文革时代,价值观是完全相反的。因此,不要说论文,肖光琰一家人都被害死。

肖光琰在芝加哥大学取得博士学位,1950年回国,到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工作,是二级研究员。他长期从事催化剂研究。他的妻子甄素辉在美国长大,其父曾任孙中山的卫士,随肖光琰到大连在海运学院教授英文。他们有一个女儿名叫萧络连。

肖光琰在1952年的“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中遭到批判,被迫作检讨。1958年的“拔白旗运动”中被当作“白旗”批判。

在1968年的“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中肖光琰被关押进化学物理研究所的监狱,也就是所谓“牛棚”之中。两个月后,他死在被关押地,并被宣布是服用大量安眠药“畏罪自杀”。

1968年8月,毛泽东派“工人解放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到全国所有的学校、科研单位和文化机构“占领上层建筑”。化学物理研究所的“清理阶级队伍运动”就是在“军代表”和“工宣队”的领导下进行的。当时化学物理研究所有一百多人被指控为“特务”。从国外留学回国的人全部都被指控为“特务”组织成员。这些人被“隔离审查”,长期关押,遭受刑讯拷打。在这过程中,有七个人死亡。

这七个人都被宣布是自杀的。他们的家属都认为他们是被打死的。比如说,对所谓“跳楼自杀”的人,家属认为是被打死以后扔下楼去的。

肖光琰的一家最为悲惨。在肖光琰死亡两天之后,邻居见他们的家里没有动静,打开门看到,他的妻子甄素辉和15岁的女儿萧络连已经一起死在床上。他们服安眠药自杀。一个三口之家就此彻底被毁灭。

张存浩是这个“特务案”的幸存者之一。他也是研究所的研究人员,曾到美国留学。1968年,他38岁。他被从家里押上汽车带走的时候,他的妻子正锁骨骨折不能行动,家里有四个孩子。他被抓走后,工资一分不发,全家和他的一个老姐姐全靠他妻子的60元工资过活。

他的家被抄了7次。地板都撬开,柜子里的东西都被翻出来。他的工资比较高,每月有200多元。但因为孩子多,他又买了很多书和政府公债,因此没有什么存款。抄家的人抄不出银行存款,审问他说:你家为什么没有存款?一定是做了特务经费。

他的12岁的儿子张捷被叫去“揭发”他。他们说:你爸爸是特务。儿子问,特务是什么?他们说,你没看过电影吗?

张存浩在“牛棚”中被关了一年。他被抓进去以后,人们看到在他脖子上挂了很重的牌子。不过,即使在文革后,他从来都很少提起他在“牛棚”里所受的折磨和侮辱,甚至对家人也从来不提。他只是告诉过家人一件事情,也许是因为这件事情虽然悲惨,但是也有些可笑:

被抓进“牛棚”以后,给了张存浩一个长长的单子,里面全是人的名字。“专案组”叫他承认那些人是他们组织的“特务”。名单上有一个名字是“张捷”。他当时并不老,38岁,但是气糊涂了,而且,也绝想不到自己12岁的儿子会在所谓“特务”名单上,所以坚决否认他认识一个名叫“张捷”的人。为此,他被打了一个晚上的耳光,说他“态度不老实”。他说,真是难以忍受,但是他想到了妻子和孩子,想到自己的家,他不会自杀。

文革以后,政策改变,张存浩担任过化学物理研究所的所长。但是,1968年和他一起被指控为“特务”而死亡的七个人,永远都不会回来了,也不能说出他们在“牛棚”里到底遭遇了什么。


2

最新评论

八根儿 发表于 2019-1-7 19:34:11
赤色恐怖。。。
wuso258 发表于 2019-3-9 06:06:37
+wuso258

Archiver|第八联盟

本网站系统基于Discuz! X2 进行优化开发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本网站采用美国和加拿大东部时间(GMT-5)

Processed in 0.039997 second(s), 12 queries .

免责申明: 本站内所有帖子均由网友自行张贴,文责自负,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版主及管理人员和本网站对其内容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原作者或其版权拥有人拥有相关内容的版权/著作权。 如果作者来函不同意将其作品张贴在本网站,我们会尊重作者的意愿取下其作品。 版主及管理人员和本网站保留删除有损本站健康的帖子或其它任何内容的权力。


联系管理员:请发站内短信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