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486|回复: 6

加国会补选 为何华人力挺极右党派? [复制链接]

Rank: 7Rank: 7Rank: 7

获赞:4396

发表于 2019-2-28 19:39:3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tone 于 2019-2-28 21:10 编辑

本周一2月25日,加拿大卑诗省、安省和魁北克省举行了3个联邦国会议员席位的补选,这次补选在某种程度上是今年联邦大选的试水预赛,其结果很可能预测了联邦大选的结果,因此极受政坛的重视。

让专家们费解的是,加拿大去年刚成立的极右派人民党,由于反对多元文化而饱受主流政坛的鄙夷,一向极少有人关注,此次居然在卑诗省本拿比南选区(Burnaby South)取得了10.6%的选票,名列第4。

此次汤普森参选,有众多华裔义工助选,甚至几代人齐登场,从街头宣传到走家串户,为了宣传极右翼党纲,华人可谓是不遗余力,另一份加拿大华人媒体《加拿大地产头条》也承认,华裔选民是汤普森的主要支持者:“……在之前举办辩论会的时候,我看到不少华人都举着支持汤普森的牌子,而其他政党牌子几乎都看不到,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该作者还极力呼吁华人为汤普森投票:“汤普森以反对SOGI性教育而著称,遂是许多华人的心仪候选人……华人哪怕有一万人去支持汤普森的话,那么她就会胜选或者小输。如果届时汤普森真的当选,今年大选哪个党都会真正重视华人……”

Rank: 7Rank: 7Rank: 7

获赞:4396

发表于 2019-2-28 19:41:33 |显示全部楼层
在华人心目中,汤普森的一个主要政绩是参与了纪念申小雨的活动,并在申小雨案开庭时被人泼了一杯咖啡。《汤普森凭啥拿下两千多票?曾替申小雨喊冤》,这篇文章的题目就已经揭示了内容。

2017年,刚移民不久的华裔女孩申小雨被人谋杀,凶手最后被认定是叙利亚难民阿里,破案后阿里随即被捕,目前该案尚在审理中,也看不出有何不公之处。这样一个普通的刑事案件,因为凶手的难民身份,就变得不那么普通起来。

由于人民党反移民和难民的立场,他们很乐于利用移民和难民中出现的问题攻击相关制度,照英文媒体的说法:“我们不得不倾听汤普森继续利用本拿比女孩申小雨被害案(we’ll have to listen to Tyler Thompson continue to exploit the murder of Burnaby teenager Marrisa Shen)。”

申小雨是一个无辜的女孩,她的死亡当然让人心痛。杀害申小雨的凶手是叙利亚难民阿里,但女孩之死并不构成攻击难民制度的一个理由,因为每个群体中都有人会犯罪,这个凶手在申请难民前并无前科,亦没有恐怖分子的背景,顺利通过申请实属正常。

要谈加拿大的谋杀案,最轰动的莫过于发生在2008年的灰狗长途车谋杀案,该案号称加拿大有史以来最恐怖杀人案,在这个案件中,华人技术移民李伟光(Vincent Weiguang Li)砍下本地青年麦克林(Tim McLean)的脑袋,还把死者开膛破肚,掏出内脏,把鼻子、舌头、耳朵、眼睛纷纷割下,并吃了麦克林的部分尸块。

此案的惨烈场景成为目击者的噩梦,最先赶到现场的警官之一巴克(Ken Barker)目睹尸体惨状,患上创后综合症,在事发6年之后自杀。由于李伟光提着血淋淋的人头给乘客们看,车中的两名女乘客精神严重受创,事后患上了严重的忧郁症。案发时经过现场停下帮忙的卡车司机,因为目睹了屠尸现场,此后的10年都必须靠酗酒才能睡着… …死者当时才22岁,他的女友当时正怀着孕,6个月后产下麦克林的遗腹子,麦克林的父母家人,永远也无法走出麦克林被残杀的伤痛。

而这样的杀人恶魔又是怎样的人呢?李伟光可是毕业于武汉理工大学计算机专业的高材生,一位曾在北京担任软件工程师,后来以合法身份移民加拿大的技术人才!的确,如果不接受叙利亚难民阿里,申小雨就不会被谋杀,但以此逻辑类推,如果不接受中国技术移民李伟光,加拿大本地青年麦克林也不会被谋杀,他的儿子更不会永远见不到父亲!

Rank: 7Rank: 7Rank: 7

获赞:4396

发表于 2019-2-28 19:43:34 |显示全部楼层
华人热衷利用个别攻击群体

在民主体制中,利用个别案件攻击整个群体是受人谴责的种族歧视现象(racial profiling)。极右翼利用移民女孩之死去攻击难民制度,作为移民群体的华裔为之欢呼,将来移民群体中有人伤害了本地人,极右翼更会站在本地人一边,谴责移民群体,甚至藉机挑动种族纠纷,导致像“水晶之夜”那样的排犹运动,乃至印尼式的屠杀。

这种煽动不同社群互相内讧,从而坐收渔利的伎俩,为何人才如云的华裔群体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呢?如果不是出于愚蠢的话,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因为政治上的短视,觉得极右翼站在自己这一边,对本社群是暂时有利可图的。

华人的类似做法,也曾体现在华裔抵制难民安置的活动中。去年7月28日,一群华裔在安省万锦市举行示威,反对安置“非法”难民(虽然根据国际法,这些难民符合申请条件,并无非法之处),甚至跟支持难民群体大打出手。从新闻报道看来,反对难民安置的华裔不断怒吼“Go home! Go home!”巧合的是,多伦多地铁当天也发生了一起类似冲突,只不过角色发生调转,当时车上有人对亚裔大喊:“Go back to China!”

万锦华裔反对难民安置的理由是难民来历不明,未必没有犯罪分子,这正是上文提到的根据个别现象对待整个群体的歧视逻辑。

然而,华裔真的不懂个体和群体之间的区别吗?

非也,因为接下来,当万锦市长薛家平在辩论中嘲笑华裔请愿书中的拼写错误时,华裔顿时群情激昂,有华裔立刻撰稿指出“借用语言问题打击政敌属于歧视”,造成了“对华人群体的伤害”,“虽然薛市长的那个They是指的那些请愿者,但在客观上会辐射到华社的每一个成员。”文章最后还呼吁华裔“利用加拿大的游戏规则,维护自己的权益”。由于薛市长并没有道歉,有几位华裔也真的向安大略省人权法庭提起了诉讼,目前诉讼尚未有结果。

薛市长的言论确实不妥,要求道歉是合理的,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华裔所谓的遵守游戏规则,是否也包括自己在内呢?因为在抗议难民安置和纪念申小雨的过程中,华裔对难民群体(而不仅是针对凶手本人)也存在大量歧视言论。

无独有偶,就在联邦议员补选前夕的2月20日,还有大批华裔出于反对同性恋和性别认同的理由,在安省政府门口抗议新版性教育大纲。华人网站上针对黑人、穆斯林、同性恋的各种歧视言论比比皆是,如果上述群体都去人权法院起诉讼华裔的话,估计法官忙都忙不过来。

Rank: 7Rank: 7Rank: 7

获赞:4396

发表于 2019-2-28 19:44:38 |显示全部楼层
人民党党魁贝尔涅和白人至上者Faith Goldy的反华和反多元文化是有据可查的,贝尔涅在推特上曾贴出一张华人店铺的照片,指出:“这就是那些不学英语,自我隔离,缺少交流和文化融合,造成社区紧张等问题的移民们。

这就是大量移民,过多的多样性和极端的多元文化主义的后果:它们导致加拿大分裂成了一个个小部落。”而Faith则在推特上指出:多伦多不应该成为北京的郊区。多伦多市应该将多伦多人放在首位。显然,华裔移民在她眼中甚至算不上多伦多人。

常看到论坛上有很多天真的华人说,极右翼反对的是“极端的多元文化”,而我们并不极端,给他们投票并无不妥。殊不知,华裔跟西人的文化根基截然不同,你眼中的不极端,在别人眼中早已很极端。人民党党魁贝尔涅认为华人店铺用汉字就是极端,唐人街聚居也是极端,请问华裔愿意彻底放弃本民族的文化吗?

Faith Goldy在推特上提到多伦多不该成为北京的郊区,要把多伦多人放在第一位

华裔背井离乡,向往的是北美的宽容环境,华裔愿意看到有一天华裔文化被彻底封杀,华裔耆老的活动资金被取缔,儿童无法上中文班,老人无法获得华语服务,垂老之际还要努力“融合”吗?法国右翼曾经以融合为借口取缔穆斯林的清真餐,华裔网民拍手叫好,等到有一天中餐也被取缔,不知他们是否也觉得大快人心。

华裔和其他族裔群体之间的关系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反对多元和多样性的政策,不会只打击其中一族,而长远有利于另一族。

Rank: 7Rank: 7Rank: 7

获赞:4396

发表于 2019-2-28 19:45:29 |显示全部楼层
极右翼是根深蒂固的白人至上

极右翼候选人是根深蒂固的白人至上者,只不过在大选之际,为了拉拢华裔选票而暂时戴上面具,等到极右翼全面掌权的一天,估计海外华人连庆祝春节的权利都会被剥夺。即便普通华裔不了解实情,难道华裔政坛领袖也不了解实情吗?

然而,温哥华华人媒体却积极为人民党拉票,多伦多华裔政客刘燕(Christina Liu)和Rolia枫下网站也分别为Faith Goldy拉票,华裔选民果然不负这些华社领袖的期望,纷纷走出家门,为人民党获得11%的选票和Faith Goldy名列市选第三立下了“汗马功劳”。

传统华裔极少投票,近年来,由于不断受到网络宣传的影响,新一代华裔选民开始积极投票,这本是一件好事。不幸的是,第一代华裔主流在美国选择了川普,在加拿大,无论是东海岸还是西海岸,选择的也都是极右翼,这样的短视和愚昧,不啻于羊群投票选举狼做他们的领袖!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古话言犹在耳,第一代华裔却一意孤行。华裔身为移民,排斥类似群体,殊不知因果循环,其自身也终将沦为受歧视的对象。

二战之后,作为集中营的幸存者,德国牧师马丁•尼莫拉撰写过一首著名的忏悔诗:

“起初,纳粹抓了共产党人的时候,我沉默了;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

当他们关了犹太人的时候,我沉默了;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当他们抓工会成员的时候,我没有抗议;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当他们抓天主教徒的时候,我沉默了;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

最后当他们奔向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这首诗歌,每个华裔选民都应该铭记在心。由于缺乏基本的公民责任和人权教育,歧视逻辑在华人群体中普遍存在,甚至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有时候不但歧视其他群体,也歧视本群体内的弱势者,名校生歧视非名校生,健康儿童歧视自闭症儿童,城市户口歧视底层外来者……

如今这批人移民海外,今天歧视难民,明天歧视同性恋,歧视黑人,歧视穆斯林。在每一次选举中,华裔都站在极右翼的一边,等极右翼收拾掉了其他群体,他们的下一个目标会是谁?到时候还剩下谁会站出来为华裔说话呢?

Rank: 7Rank: 7Rank: 7

获赞:3801

发表于 2019-3-5 09:31:11 |显示全部楼层
反正每次只有有投票权我都积极投票,至于投的是谁我自己也不清楚。  

Rank: 7Rank: 7Rank: 7

获赞:4396

发表于 2019-3-5 17:39:28 |显示全部楼层
华裔一定要看清自己的位置,作为少数族裔不要老把自己看成社会主流,尤其是移民一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第八联盟

本网站系统基于Discuz! X2 进行优化开发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本网站采用美国和加拿大东部时间(GMT-5)

Processed in 0.043384 second(s), 9 queries .

免责申明: 本站内所有帖子均由网友自行张贴,文责自负,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版主及管理人员和本网站对其内容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原作者或其版权拥有人拥有相关内容的版权/著作权。 如果作者来函不同意将其作品张贴在本网站,我们会尊重作者的意愿取下其作品。 版主及管理人员和本网站保留删除有损本站健康的帖子或其它任何内容的权力。


联系管理员:请发站内短信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