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第八联盟 第八联盟 新闻专递

像我们这样的女孩,做销售似乎是唯一的路(组图)

新闻专递 | 发布时间: 2019-8-31 14:48| 查看数: 984| 评论数: 1|帖子模式


1

2017年4月底,我入职了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在市场部做创意策划。我的日常工作是对接公司的销售部门,为客户做广告投放提案。这意味着我会经常和销售打交道,有时还要和他们一起外出去见客户。起初我是不太情愿的——在我的认知中,当销售的人一般学历不高,还满嘴跑火车。

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我搬去的公司合租房里,3个室友中有2个都是公司销售。

搬去第一天,她俩半夜12点才回来,旁若无人地在客厅里打闹。我被吵醒后重重地推开卧室门,一脸阴沉地盯着她们。可她们不仅没有自知之明,反而笑嘻嘻地和我打招呼。我凑近一些,闻到了一股浓重的酒味,再细看她们,俩人脸上都有不自然的潮红,脸上的妆也花得乱七八糟。知道无法与醉酒的人讲道理,我气呼呼地返回卧室,暗自决定找新房子搬出去住。

第二天是星期天,我一觉睡到中午。昨晚醉酒的两个女孩也刚起床,两人见到我一连说了好几声“对不起”。其中一个女孩抓着头发一脸懊恼地说:“我们昨晚10点下班,和同事去喝了点酒,吵到你睡觉了,真是不好意思。”

为了表达歉意以及对我的欢迎,她们硬拉着我去吃火锅。火锅的腾腾热气逐渐消解了我对她们的敌意。她俩一个叫丹丹,一个叫小皮,通过她们,我也大致了解了公司的业务框架。

我入职的这家互联网公司有技术、运营、市场、增值、销售等几大部门。公司的主要盈利来源是售卖平台的广告资源。丹丹和小皮所在的销售部负责开发新客户,说服客户开通广告投放账户,并不断充值消耗。销售里又分“电销”和“面销”,简称IS和OS。IS主要负责“撒网式”地打电话,每天要打满100个才算完成KPI,并由此获得一批有意向合作的客户名单,称为“商机”。OS的职责就是根据IS给到的“商机”线索去约见客户,当面说服他们签下合同。小皮是IS,刚来公司实习3个月,6月份才大学毕业。丹丹是OS,来公司一年半了。

“他奶奶的,我现在一打电话就想吐。对方如果是个帅哥,我还能多聊一会儿,可如果是个油腻猥琐的大叔,真他妈想把电话线拔掉。”小皮从红油火锅中扒拉出煮好的猪脑,豪爽地送进口中。

“你这小丫头,光听声音就能分辨出帅哥和丑男?”丹丹调侃她。

“丹姐你别不信,我还真就能听出来。帅哥的声音要么冷要么酷,猥琐大叔全程就知道吹牛X,还非要你表现出崇拜他的样子。”小皮不屑地撇了撇嘴。

“那你是怎么表现崇拜的?”我好奇地追问。

“这还不简单,”小皮把手比成电话,靠在耳朵上,捏着嗓子学给我们看:“您真是太厉害了,一个人就把企业做到这么大。像您这样有想法的老板真心不多,您肯定会成为中国的第二个马云。马云都在我们平台投了广告,您是不是也考虑一下呢?”

我和丹丹被她一本正经的模样逗得哈哈大笑。

“丹丹,那你做OS是不是每天都要出门去见客户?”我转过头问丹丹。

“差不多吧,辛苦是辛苦些,不过提成要比做IS的时候高。”丹丹也健谈,但是和22岁的小皮一比,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沉稳和细腻。她比我小1岁,却说自己已经有7年的工作经验了。我掐指一算,那她岂不是19岁就开始工作了?

丹丹说她之前干过不少工作,在食品公司当区域销售,在培训机构当课程顾问,在房产公司当“售楼小姐”,还在医疗器械公司短暂地干过半年。

从丹丹轻描淡写的三言两语中,我察觉到了她经历不简单。

2

如果说我们公司也有鄙视链的话,那销售毫无疑问是在最底端。工作的第一天,市场部的同事就告诫我说,和销售对接的时候要多留个心眼,“他们只认钱不认人。”

周五晚上,我就亲眼见识到了两个部门之间的“剑拔弩张”。

事情起源于销售部跟进的一个“商机”,那个客户要求当晚12点前看到一版新的广告投放提案。销售部发来这个需求文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6点,离下班时间只有半个小时。

“怎么办?”我指着邮件小心翼翼地问文姐。文姐来公司做策划已有一年,显然对这样的事情见怪不怪。她一边对着小镜子涂睫毛膏,一边不甚在意地说:“你就当没看到。他们底薪才2000多,当然要拼命讨好客户拿提成。别说要提案了,就是客户让他们喊爸爸,他们也叫得出口。这种跪舔的事情,我可干不来。”

果然,6点半一到,文姐就挎起小包准备走人,市场部的其他同事也开始收拾东西。说时迟那时快,一个杀气腾腾的姑娘突然从门口窜过来,拦住了文姐的去路。

“我5点58分发的提案需求,你们这边做好了吗?”她涨红着脸问。

“我这边没时间,你要不问问其他做策划的同事?再说你们是10点下班,但我们是6点半下班。你们是单休,我们可是双休。你凭什么要求我们陪你们加班?”说罢,文姐就走出了办公室,其他人见状也纷纷跟了出去。偌大的办公室只剩下我和那个姑娘。

姑娘愣住了,半天没说出话来。我于心不忍,轻轻问了一句:“要不我试试看?”小姑娘听到这话,黯淡的眼神瞬间亮了起来。在去楼下销售部的路上,我们互相介绍了自己,她叫张琪,是OS,24岁。

我到了销售部,准备查阅客户的产品资料。整层楼灯火通明,四面墙上贴满了“只要干不死,就往死里干”、“不吃饭、不睡觉,打起精神赚钞票”这样的标语,再配合此起彼伏的电话铃声、几百人的讲话声、争吵声,甚至捶桌子、摔椅子的嘈杂声,让我感觉恍惚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此前我对销售部的“狼性文化”也有所耳闻。他们在每月一次的激励大会上,甚至有“杀鸡滴血”的仪式,寓意“打鸡血”。每天早中晚各一次的“口号宣誓”更是响彻公司大楼。

就在此时,一阵锣鼓声突然响起,把我吓了一大跳。紧接着,一个声音高喊:“恭喜C3张兰兰首冲10万。”所有人立马拿起桌上的小手拍,一阵“劈里啪啦”的“鼓掌”加吆喝。

“这是我们的传统,有人成单就要全员庆祝,说是为了鼓舞士气,其实是怕大家打瞌睡。”张琪调皮地朝我吐了吐舌头。

我瞄了一眼四周,发现女孩子占了大多数,这和我想象中的很不一样。“怎么都是女孩子,销售这行不是挺辛苦吗?女生能挺得住吗?”我问张琪。

张琪悄悄地说:“这是公司招人的潜规则,领导说女销售更能刺激客户的冲动消费。”

我的心咯噔一声——以前也听说过一些销售行业的潜规则,不过都是传统行业,难不成互联网公司也搞那一套?

张琪见我一脸凝重,咯咯笑了几声:“你想哪去了?公司可没要求我们牺牲色相。只是女孩子嘴甜心细,又能撒娇卖萌,而老板们大多是男的,很吃这一套。”顿了顿,张琪继续说道:“不过偶尔和客户吃个饭、喝个酒还是必要的,尤其是大客户。毕竟做了销售这一行,应酬总归是少不了的。”

3

那天晚上,我把最终方案发给客户时已经是11点半。张琪硬要请我吃烧烤,感谢我“拔刀相助”。听闻丹丹和小皮是我的室友,她更兴奋了:“原来都是老熟人啊!”

张琪很快就把丹丹和小皮召集了过来,我们一行人打车去了5公里外的夜市摊。她们3人熟门熟路地领我到一个烧烤摊坐下,叫了一盆麻辣小龙虾和一大盘烤串,又要了4瓶啤酒。我摆手说喝不了酒,她们笑话了我几声“乖宝宝”,给我换成了雪碧。

4月的晚风从远处吹来,寒意穿透衣服。我从未想过自己会在凌晨1点坐在马路边喝啤酒吃烤串,还是和3个刚认识不久的姑娘一起。

刚嘬了几口小龙虾,我就辣得受不了,直灌饮料。她们3个却像没事人一样,一个比一个吃得欢。

“这么辣你们也吃得下?待会儿能睡得着觉吗?”我诧异地看着她们。

“等你干了销售,你也会无辣不欢的。”小皮往嘴里丢了块剥好的龙虾肉,“我原来也吃不了辣,自从干了销售,顿顿都是辣也就习惯了,现在每天不吃点就感觉活不到明天。”

虽然和她们只同住了一周,但我还是感受到了她们的辛苦和压力。即使住处离公司不到5分钟,但她们没有一次在晚上11点前到过家,然后第二天早晨不到8点就得起床洗漱化妆,睡眼惺忪地赶去公司参加早会。小皮还好,因为不用出去见客户,稍微收拾一下就能出门,丹丹每天都要花半个小时画全妆,是所有人中起得最早的一个。

我问小皮她们天天开早会都讲啥。小皮翻了个白眼,说:“就是点名表扬和批评呗,不停地给你洗脑,什么‘只有争到第一名才是英雄,否则只能当Loser’。”

“都是女孩子,当众被点名不难堪吗?”

“何止是点名?业绩完不成,领导啥话都能骂出来。刚来的女孩子一半都是被骂哭走的。”

“你和丹丹没哭过?”

“我刚来的时候哭过几次。丹姐应该没有吧,干了这么多年销售,啥大风大浪没经历过?”

说到这里,我不免多看了丹丹几眼。她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袖衫,右手拿着烤串,左手拿着啤酒瓶,一副东北大汉“吹瓶子”的轻松姿态。但在她转头望向远处的湖面时,我分明从她的眼神里读出了一丝别样的情绪。

4

尽管我们回家时刻意降低了声响,但洗漱的动静还是惊醒了室友嘉怡。

嘉怡是本地姑娘,在公司做前台,每天的工作是收发快递和登记访客。小皮私下和我吐槽过她的娇气:“这姑娘被爹妈从小宠到大,家里好几套房。来我们公司做前台纯粹是打发时间。天生的大小姐脾气,你可千万别招惹她。”

嘉怡几乎是尖叫着冲出房门,一边跺脚一边用手指着我们3人:“你们要不要脸?怪不得我爸妈说外地人素质差,不让我跟你们合租。好好的女孩子,用得着为了赚钱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家穷得供不起你们吃饭呢?!”

面对突如其来的责骂,我懵着脑袋不知如何面对。没想到丹丹第一个站了出来,一巴掌拍下她伸出来的食指,面不改色地回应:“你还真说对了,我家就供不起我吃饭,所以我得拼命赚钱养活自己。怎么着,碍你眼了?碍眼就赶快回你妈怀里去!”

嘉怡气得浑身发抖,无奈人单势薄,最终只能重重地关上房门。第二天一早,她男朋友就过来帮她搬家了。嘉怡的男朋友不仅人长得帅,性格也很温和。临走时还特意跟我们道歉,说嘉怡脾气不太好,让我们多包涵。

我们3人一脸花痴地目送他下楼。小皮深深地叹了口气:“哎,你说这男的怎么就眼瞎看上了嘉怡呢?真是好好的一颗大白菜叫猪给拱了。”

“人家才不瞎。就冲着嘉怡的本地户口和家里的房子,她要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丹丹不咸不淡地说。

因为早上嘉怡搬家的插曲,丹丹和小皮毫无意外地迟到了,被扣了全勤奖金。不过想到从此少了这个小公主在眼前晃悠,我们的心情都轻松了不少。

张琪得知我们的屋子空出一间房,嚷嚷着要搬来一起住。在她搬家那天,我们知晓了她的一个秘密:她和同组的一个男同事谈起了恋爱。丹丹一见他俩牵手出现,立马变了脸色,将张琪拉进房间。

“你不知道公司不准销售之间谈恋爱吗?一旦发现,同级的,男走女留;不同级的,高走低留。”丹丹厉声问道。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规定,好奇地问:“为啥这么规定?”

丹丹对于我在这个时候跑偏重点很无语,翻了个大白眼。还是小皮解答了我的疑惑:“因为同级的女销售对于公司的价值比男销售大,领导如果和下属谈恋爱,留下来也不能服众。”

张琪显然没把事态看得那么严重,笑嘻嘻地摇着丹丹的胳膊:“丹丹组长,你不会打小报告的,对吧?”

丹丹许是被她晃得头晕,无奈应下来:“我不说。可如果被别人发现,保不齐就会把你捅出去。要知道,你这个月业绩拿了两次第一,很多人早就想把你干下去。再说,你不是不知道A部的周经理和我们B部的刘经理是死对头,要是被A部的人抓包,你就死定了!”

我听得云里雾里,明明只是一份工作,怎么还“暗藏杀机”?小皮说,销售部门的气氛就是如此,讲究“用人唯亲”和“江湖义气”,新人选择跟随一个领导就如同加入了一个帮派,帮派之内是兄弟,帮派之外皆敌人。

我这才终于明白丹丹、小皮和张琪身上的“江湖气”是怎么来的了。

5

入职一个月后,我被指派跟随销售回访客户,调研客户对于广告投放效果的满意度。令我欣喜的是,销售部派出的人居然是丹丹。后来我才知道这并非巧合——这次回访明眼人都知道是为了让我尽快熟悉业务,随行的销售不过是个“陪跑员”,对其自身的业绩并没有太大帮助,所以销售部的人对于这个任务如烫手山芋般推三阻四,最后还是丹丹接了下来。

出差的日子临近端午假期,出差的城市中又恰好有我老家,我就和丹丹商量,能不能把我家定为最后一站。丹丹想也不想便答应了。我猛然想起,她端午节是不是也要回家过节?哪知丹丹摇了摇头,说:“我除了过年,其他时间都不回去。”

我们这次需要去4个城市拜访6家客户,行程从早到晚排得满满当当。我一直从事案头工作,除了开会很少出差。如果没有丹丹,我恐怕连客户公司的门都摸不到。

第一天还算顺利,拜访的两家客户对我们都挺客气。但是第二天下午拜访的客户却显然不是善茬。这个客户做微商起家,代理各种品牌的化妆品。《互联网广告法》对于微商广告的政策管控非常严格,但客户却完全没有相关的法律意识,直接将投放效果不佳的全部责任归咎于我们平台的投放策略。

和客户争辩了近1个小时后,我的耐心彻底被消磨殆尽,胸中的怒火瞬间点燃。当“傻X”这个词从我的嗓子眼里蹦出来的时候,事情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

对方瞬间从沙发上起身,一步步向我走近,我闭上双眼,做好了挨打的准备。身旁的丹丹见此情形立马起身,挡在我们之间,双手拉住客户的胳膊,陪着笑脸说:“哎呀,哥哥你看你怎么还生气了?我这个同事平时讲话就这样,三句不离‘傻X’,她对公司领导都这么叫过,我们都习惯了。这就是她的一个口头禅,没有别的意思。要是您因为这事和她一个小姑娘置气,不显得您太不大气了吗?”

客户经她这么一说,脸色缓和了些,剜了我一眼,重新坐回沙发上。接下来的1个小时里,我大气都不敢喘,完全由丹丹代替我的职责,顺利完成了和客户的沟通。

其实她说的话和我表达的是同一个意思,只是她换了一种更通俗的说法。比如,我三句不离“广告法”和“创意”,她却会说:“哥哥您看您生意做得这么大,广告费这点小钱您确实也不放在眼里。但咱也不能花冤枉钱啊。如果像您说的那样投放,万一被查到了,别人该笑话您是外行了。咱们就保守点,最好出一分钱就看到一分钱的效果,您说是不是?”

客户显然很吃她这一套,一口一个“妹妹”叫得十分热络,还提出晚上做东请我们吃饭。我刚想拒绝,却被丹丹用眼色制止。

客户虽然嘴上说不和我计较,但在晚上的酒桌上却没有放过我,硬是要我和他对饮几杯,否则就是看不起他。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场面,只好硬着头皮用嘴唇碰了下酒杯,却实在鼓不起勇气咽下那火辣辣的白酒。在我几乎要哭出声的时刻,丹丹又一次救了我。她替我喝了杯里的酒,笑着对客户说:“吴总您就别为难我这个小妹妹了,她一喝酒就浑身起疹子,还是我陪您喝吧。”

但其实按年龄来算,我才是姐姐啊。

那顿晚饭我记不清丹丹究竟喝了多少酒,平常一瓶啤酒下肚脸不红心不跳的她,出门的时候已经有点踉跄。我扶着她站在陌生城市的街道上,准备打车去火车站赶10点的车前往出差的最后一站,也就是我老家。

不知道是因为经历了一天从未有过的难堪,还是受到“近乡情更怯”的情感触动,抑或只是感觉愧对丹丹,我突然崩溃地大哭起来。“什么破工作,老娘不干了!我是做策划的,凭什么要陪傻X喝酒?我骂他怎么了,他不就是傻X吗?傻X,傻X,傻X!”



丹丹哭笑不得地看着我,像哄小孩一样安慰道:“好好好,他是傻X,那你哭啥?如果你再这样哭,别人该把你当傻X了。”

我被她逗得忍不住笑了一声,憋在胸口的那股闷气也随之消解了一些。

“其实我们本来没必要喝这顿酒的。只是你下午骂了客户,如果客户投诉到公司,公司完全可以开除你。况且这是个大客户,要是这个单子丢了,负责这个客户的销售恐怕也在公司待不下去了。”丹丹一脸凝重地告诉我。

我没想到事态会如此严重,自己的一时“口舌之快”,差点害了自己也连累了别人。

6

因为临近端午假期,即使是夜晚班次的火车,依然坐得满满当当,过道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闷热的车厢让我的脑袋有点发胀,想要闭眼休息却毫无困意,反而又勾起了胸口意难平。我转头看看丹丹,她正把头靠在车窗上,双目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睡不着吧?出差都是这样的,很难休息好。等你明天回家就能好好休息了。”丹丹突然出声,吓了我一跳。

反正也睡不着觉,我便顺坡下驴地拉着她闲聊起来。“你为什么只在过年时回家?”话一出口,我便知道问得唐突了,惴惴不安地盯着她的脸色。

丹丹从来没有对我们提过她家里的事情。不知道是旅途的夜晚太漫长,还是车厢里回家的人们勾起了她的回忆,她顿了顿,还是开口了。

丹丹初中毕业被家人送入中专院校学习护理,为的是能够早点工作养家。毕业后,丹丹成了乡镇医院的一名护士,负责给病人扎针换药,每月工资1000元。丹丹的父母重男轻女,指望丹丹能在镇上找个有钱人家,以供养弟弟上学乃至今后的结婚生子。丹丹不服气,直接辞掉工作跟着同村的小学同学去市区的一家食品厂当了销售。

那个小学同学告诉她,对于他们这种没背景、没学历却又不肯认命的小镇青年,干销售是唯一的出路。

丹丹在那家三线城市的食品公司干了3年,是公司里仅有的两名女销售之一。小地方的销售讲究人脉关系,而人脉又是在“感情深,一口闷,感情铁,喝出血”的酒桌上培养出来的。丹丹为了开拓客户,几乎有一半时间都泡在酒桌上。

“你以为客户灌你几杯酒就是羞辱了?我当时遇到的客户比今天的过分多了。喝醉酒的人,搂你一下、摸你一把,根本都不叫事。”丹丹觑了我一眼,幽幽地说道。

那3年丹丹不仅练出了酒量,还把家里的房子翻新一遍,更是凭借一己之力把弟弟送进了重点大学的校门。也是在那时候,关于她的风言风语开始在村里散播,说她能赚这么多钱是因为在外面做了不光彩的事。丹丹的母亲气得差点晕过去,死活逼着丹丹辞了职。

23岁的丹丹不想被人指指点点,便独自一人来到陌生的大都市。她也想过转行,但她只有中专学历,找来找去,也就只能继续干销售。

开始时,她选择在培训机构做课程顾问,因为这个行业和文化沾边,说出去好听一些。她每天的工作是在人流密集处发放宣传资料,以及拉人去实体店试听课程,每个月底薪加提成有上万的收入。

但很快丹丹就发现了这家培训机构的猫腻——他们打着“0元试听,分期缴费”的名号专门招揽在校大学生和刚出社会的年轻人,让他们签订贷款协议。这些年轻人不懂网贷的套路,一旦签了,每个月就要背好几千的贷款。当他们反应过来想要退款时,却发现当初把他们捧上天的人早已翻脸不认人。

丹丹就亲眼看到过一位农民打扮的父亲,为了替女儿讨回学费,当众给销售经理下跪。销售经理表面应承退款,转脸就躲了起来,只留下一老一少在大厅抱头痛哭。丹丹想起了老家的父母,这样的亏心钱她实在赚不下去,很快离职了。

关于房地产公司和医疗公司的销售经历,丹丹不愿多谈。但是因为道听途说过不少这两个行业的“灰色传闻”,我还是忍不住好奇,一直追问个不停。丹丹受不了我的纠缠,叹了口气,无奈地说:“你听过的事情我都亲眼见过,也被人暗示过。只是每个人的选择不同,我不愿意走那样的路。”

夜渐渐深了,丹丹闭上眼睛不再言语。我的内心却感慨万千,久久不能平复。

我本以为自己从老家体制内辞职孤身闯荡大城市,在同龄的女孩中已属“英豪”,但是丹丹的经历却让我自叹不如。虽然她的讲述带着回顾往事的云淡风轻,但我能够想象得出一个年轻女孩子身处其中的挣扎与艰难。

7

出差的第三天,我们顺利拜访完最后一个客户。我邀请丹丹跟我回家一起过节。丹丹扬了扬手中不知何时买好的回程票,说:“你回去好好过节。我这几天落了不少单,得回公司加班补上。”

我这才意识到她因为陪我出差而耽误了正常工作,内心的愧疚更加无以言表。丹丹看出了我的心思,摸摸我的头,笑着说:“反正放假我也没地去,去公司还能打电话找客户聊聊天。”

端午假期结束,我给丹丹、张琪和小皮带了3串母亲亲手包的大粽子,还有好几大袋家里腌制的特色小吃。当晚我们又去夜市摊撸了串,我破天荒地喝了半瓶啤酒,被她们嘲笑“乖宝宝学坏了”——自从和她们成了朋友,我的身上似乎也沾染了不少“江湖气”。

之后的半年里,市场部和销售部依旧势如水火,张琪三不五时地就上来和文姐“掐架”。小皮毕业后留在公司,成了一名正式的IS。丹丹顺利升职,从组长成了初级经理。

渐渐的,销售部的工作时长已经不止9106(早9晚10,一周6天)了,很多时候连周末也要通宵加班。

年纪最小的小皮最先扛不住了。反复的感冒发烧让她面色苍白,长期饮食作息的不规律让她的身体像个气球一样迅速膨胀,明明花一样的年纪却有了中年妇人般的沧桑。然而雪上加霜的是,因为业绩不佳,小皮每个月只能拿到不足3000块的基本工资,根本支撑不了她的基本生活开销。

当丹丹第二次掏钱帮她垫付房租时,我忍不住开口:“小皮钱不够用怎么不问她爸妈要?刚毕业的女孩子不都是爸妈给生活费吗?”

丹丹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了我关于小皮的事。原来,小皮的父母很早就离婚了,小皮从小就寄居在大伯家,由奶奶抚养长大。小皮每个月的工资除了养活自己、寄一部分给奶奶,还要还大学4年的助学贷款。

我怎么也无法将这些与那个总是嬉皮笑脸的小皮联系起来。我一直以为她是个从小泡在蜜罐中长大的没心没肺的小女孩。

“真正家里不缺钱的,才不舍得女孩做销售这一行。你看本地的女孩子,去不了国企、事业单位,就在私企做行政前台,每天只需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就行。上班对她们来说就是走个过场,赚的钱还不够买个包。”丹丹如此说道。

2018年,这座南方城市的第一场雪格外大,我们4个人坐了1个小时的地铁从市中心去郊野公园看雪。公园由农田改建而成,保留了大片的庄稼作物,绿油油的麦苗被大雪严严实实地护在怀中,像极了那些备受呵护的女孩。

8

我一直以为小皮会是我们宿舍里第一个从公司辞职的人,没想到第一个走的居然是张琪。

张琪和同组男同事违规谈恋爱的事情终究还是被A部的人发现了,并且上报给了周经理。周经理为了打压“死对头”刘经理,在公司月末的中层领导会议上当众揭发了这件事情。销售总监当场下了开除张琪男朋友的决定,即使刘经理有心求情也为时已晚。

令所有人震惊的是,在公司开除张琪男朋友的同一天,张琪也提交了辞职申请。其实张琪的业绩一直很好,是B部的领头羊,深得领导喜爱,即使谈恋爱被发现,也完全阻碍不了她之后的升职加薪。但是她铁了心要走,无论人事经理和刘经理怎么挽留,都毫无作用。

张琪和她男朋友是在除夕前一个星期离开的,临行前,张琪对我们说:“女孩子做销售吃的是青春饭,年纪一大不仅体力跟不上,连仅有的性别优势也不复存在。与其等着被淘汰,不如趁着还不太老,做点能够长久的事情。”

我问她:“什么才算是长久的事情?”

她想了想,笑着说:“我这些年存了一些钱,打算回家开一个绘画培训班。哦,对了,你不知道我从小就学画画吧?而且是国画哦。”

送走张琪,从火车站回去的路上,春运的人群熙熙攘攘,我、丹丹和小皮不约而同地保持着沉默。我试图打破僵局,开着玩笑问:“张琪居然是学画画的?看她平时和文姐吵架那架势,一点都看不出来是搞艺术的。”

丹丹说,张琪父母都是老师,从小就按照淑女的标准去培养她,本来想等张琪毕业后就回他们身边当个美术老师的,哪知道张琪大三时不知道犯了什么倔,没毕业就非要一个人出来工作,而且还选择了最累的销售工作。

小皮说:“张琪之前跟我说,她就想试一试,是不是不走她爸妈安排的路她也能活下去。”

张琪走了3个月后,小皮也辞职了。她决定去邻近的一座二线城市找工作,那个城市虽然不算繁华,但是生活节奏缓慢。“你说我这算不算当了逃兵?”

我使劲摇摇头。小皮的身体从小就不好,她能够坚持这么久,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如果换成我,大概早就熬不下去了。

“本来是想多赚点钱过好日子的,这一年钱没赚着,还把身体给摧残了。”小皮笑着说。

“你已经很努力了,找一份稍微轻松点的工作,把身体养一养。”丹丹摸了摸她的头。哪知这个举动仿佛一下点中了小皮的泪穴,她搂着丹丹大声哭了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小皮哭,之前即使高烧到40度都不见她吭一声。

小皮走的那一天,我们又去了那个烧烤摊。去年这个时候是4个人坐在这里,今年却只有3个人,之后这个城市就剩下我和丹丹两个了,大概我们也不会再来了。

那晚的离别酒和着人群的喧闹、炭火的烟味、远处的汽笛,还有小皮和丹丹的嬉闹,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中。

后记

再后来,2018年9月,我也从公司离职,并且搬了家。

我和丹丹、小皮和张琪的联系不算多,但是会定期汇报各自的情况。张琪的国画培训班虽然还是入不敷出,但是报名的学生正渐渐增多。她男朋友也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两人正商量着举办婚礼。小皮找了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整个人精气神好了很多,只是总嚷嚷着“要杀回来赚钱”。丹丹已经成了高级经理,下一步目标是“一统江湖”,当上销售大区总监。

我又认识了很多新的朋友,我跟着他们去西餐厅、去网红甜品屋、去街区酒吧,只是再没人约我去过烧烤摊。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对销售、尤其是女销售还是有偏见,说她们家庭条件不好、学历不高,找不到其他工作,只能去当销售。

每当这时,我总会在心里默默说上一句:“起码她们拼过命啊!”
=====================================================
st1025 发表评论于 2019-08-31 12:23:12
谢谢小编
elfen2299 发表评论于 2019-08-31 11:00:30
楼下,很简单,中国制度成本过于巨大
老品闲 发表评论于 2019-08-31 09:20:13
以小见大,中国人这么拼命,美国如何竞争?
非否 发表评论于 2019-08-31 08:48:08
童谣 发表评论于 2019-08-31 01:45:00 很少有这样的好文章。谢谢小编!

——
同感。希望小编多转些朴素真实有情感的,少些鸡汤文口号体阴沟媒体来的

barbados 发表评论于 2019-08-31 08:09:38
写的好!文笔流畅,情真意切。
nyfan 发表评论于 2019-08-31 07:27:00
近底层老百姓的生活的真实写照
京工人 发表评论于 2019-08-31 07:23:17
扩大点儿拍个电视剧吧,这样视角的不多
gameon 发表评论于 2019-08-31 07:18:07
不上不下。

白领阶层中的弱势群体。


我是干枯的胡杨^_^ 发表评论于 2019-08-31 04:14:48
许多没看到这种文章了,多谢!
pdong95014 发表评论于 2019-08-31 03:35:00
不知为什么,突然想到这句: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高崎 发表评论于 2019-08-31 02:47:56
继续写能是个不错的剧本
fengfengloup 发表评论于 2019-08-31 01:51:00
嗯 真不容易。人多,竞争压力也大。
童谣 发表评论于 2019-08-31 01:45:00
很少有这样的好文章。谢谢小编!

最新评论

lwz 发表于 2019-8-31 19:22:10
读来让人很是感叹。在残酷的现实中,她们是如此的拼搏而又无奈 。

Archiver|第八联盟

本网站系统基于Discuz! X2 进行优化开发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本网站采用美国和加拿大东部时间(GMT-5)

Processed in 0.043929 second(s), 12 queries .

免责申明: 本站内所有帖子均由网友自行张贴,文责自负,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版主及管理人员和本网站对其内容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原作者或其版权拥有人拥有相关内容的版权/著作权。 如果作者来函不同意将其作品张贴在本网站,我们会尊重作者的意愿取下其作品。 版主及管理人员和本网站保留删除有损本站健康的帖子或其它任何内容的权力。


联系管理员:请发站内短信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