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第八联盟 第八联盟 新闻专递

暖水瓶与工农兵大学生

新闻专递 | 发布时间: 2020-1-6 10:40| 查看数: 2079|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暖水瓶又叫保温瓶或暖瓶,在北京叫做暖壶,曾是家庭和办公室的必备用品。暖水瓶分内胆和外壳两部分。内胆是镀银的双层玻璃瓶,层间的空气被抽去,因此可以长期保暖;外壳则有竹、铁、铝、塑料等多种。在物质匮乏的年代,两个外壳印有牡丹花的新暖瓶就是一分厚重的结婚贺礼。在当代,老式竹壳的暖水瓶已不多见,却有了很多新花式,但基本结构并没有变。北方苦寒,顶着寒风回到家,打开暖水瓶沏一杯茶,那就是神仙的感觉了。

可能很多人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暖水瓶,也有着不小的学问。南京大学物理系的一位老先生告诉我一件奇事:文革后期,他在课堂上问了学生一个问题:一个暖水瓶里装满了热水,打开瓶塞倒出一杯水,然后再把瓶塞盖上,瓶塞常常会“蓬”地一声跳出来,这是为什么?

全班学生面面相觑,竟然没有一个人回答得出来。这位老师痛心地说:“同学们,你们可是物理系的学生啊!”

是的,这确实让人痛心。运用中学物理知识就可以回答的问题,为什么当年物理专业的大学生却答不出来?有两个名词也许可以帮助我们理解这件怪事。这两个词,一个是“文化大革命”,另一个是“工农兵学员”。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始于1966年,是年大学停止招生搞“教育革命”,一停就是四年。1968年,毛泽东发表了“七二一指示”:“大学还是要办的,我这里主要说的是理工科大学还要办,但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要无产阶级政治挂帅,走上海机床厂从工人中培养技术人员的道路。要从有实践经验的工人农民中间选拔学生,到学校学几年以后,又回到生产实践中去。”“奉旨出朝,地动山摇”,于是各地工厂一窝蜂办起了“七二一大学”,有的一直延续到改革开放时期。有人申请出国留学,其英文简历上赫然把“Qieryi (“七二一”的汉语拼音)University”列为正式学历,不明真相的洋人就认了。

然而,“工农速成班”式的“七二一大学”是培养不出现代科技人材的。从1970年开始,大学开始按照“自愿报名、群众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审”的方针逐渐恢复招生。学生来自工厂、农村、部队、机关等,史称“工农兵学员”。对学生的第一要求是政治思想好,其文化水平却参差不齐。仅以学生中的下乡知青为例,其真实水平就有小学、初中和高中之分,更不要说那些识字不多的劳动模范了。很多学生学习大学课程实在困难,学校只能降低标准,因材施教。加上学制只有二至三年,还要参加政治学习和“学工、学农、学军”的活动,如此培养的“大学生”,水平可想而知,物理系学生不懂物理也就不足为奇了。

有鉴于此,有关方面决定在招生时进行文化考核。不料考场里杀出一位“反潮流”的“白卷英雄”,考试被批为“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谁也不敢再搞,“推荐”就成了进入大学的唯一途径。这种做法弊病甚多,为“走后门”、搞特权提供了机会,很多高干子女受父母之荫进了大学,引起民间极大不满。当年南京大学哲学系有一位学员叫钟志民,是通过父辈关系入学的将门之子。经过一年多的学习,他深感民众对干部特权的反感,又在社会调查中看到农民的苦难,从而对自己“走后门”的行为深恶痛绝,毅然退学而去。钟先生不愧是条真汉子,我们应该记住他。

由于文化基础差,专业训练不足,很多工农兵学员毕业后不能胜任本专业工作,只能改行去做行政或其他工作。其实也不能苛责他们,是极左路线下的“政治正确”把他们领上了一条布满荆棘的艰辛之路。在那个年代,哪个青年不想有上学深造的机会?有幸进入大学的人,除了政治投机分子之外,多数人都是努力学习的,只是力不从心罢了。

过去科教界有个说法,就是中国自文革之后,科技人才有个“十年断层”。这几年“厉害国”吹得震天响,这个说法不提了。但是,这个断层是客观存在的。仅以大学生为例:其教育受到文革严重影响得就有1967-70届(时称“老大学生”),加上后来的工农兵大学生,整整十届。这还没有把大学停招四年(1966-1969年)造成的损失算进去。

我们知道,这个断层正发生在世界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的时期,必然导致中国的科技发展的严重滞后。文革后中国出现不少作家、诗人和歌手,却独缺能够“接班”的青年科技人材,以致于那些文革前毕业的老助教、老讲师们不得不继续承担繁重的教学和科研工作。在贫困的生活条件下,他们中的很多人积劳成疾,英年早逝,令人不胜唏嘘。不仅是大学,全国中小学教育也被文革破坏,造成全国青少年事实上的失学,其后果又岂止于“十年断层”?从这个角度看,文革就是一场背弃文明、愚化子孙的民族自残运动。

如今,不少当年的工农兵大学生当了领导,毕业于清华大学化工系的习近平先生更是荣登大宝,成了“一尊”。作为曾经的受害者,本该深刻反思文革给中国带来的沉痛教训,避免这样的民族浩劫重演,可是一些人却声称“青春无悔”,对文革的极端行为甘之如饴,甚至用自己“艰苦奋斗”的“成功史”去淡化民族的苦难。习近平当局不仅鼓吹“两个三十年互不否定”,把教科书中的“十年浩劫”改为“艰辛探索”,更是采用文革手段打击异己、钳制言论、严控思想、大搞个人崇拜,而这些倒行逆施还得到不少人的欢呼与支持,令人不能不担心“第二次文革”灾难的降临。

还是回到暖水瓶的问题上来吧。瓶塞为什么会跳出来?不懂没有关系,学习一下弄懂了也就是了。怕就怕不懂装懂,还要到处炫耀自己的“才华”。习近平先生上台七年,最喜欢用数理名词去描述政治事务。什么“正能量”啦,“最大公约数”啦,“作用力反作用力”啦。然而细究一下,这些被很多人一再追捧的“金句”正好反映出习近平的文化水平有多低。如果说“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还可以看作蹩脚的类比,那么他的“减少两国关系发展的‘反作用力’”就是个无知的笑话。“最大公约数”是初一数学的内容,“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牛顿第三定律)则是初二物理教的。文革前上了初一的习近平学到了“最大公约数”而没有学到“牛顿第三定律”,却偏偏还要卖弄,才会闹出这样的笑话。

不懂的东西可以补课、可以自学,四处卖弄自己不懂的东西则不仅贻笑大方,还会误国误民,很不好。一个人贵在谦逊好学,这远比一个博士学位更重要。想起罗马尼亚的一个政治笑话:齐奥塞斯库夫人埃列娜忘了带护照,她对海关官员说:“我是埃列娜博士。”官员问:“水的分子式是什么?”埃列娜答:“不知道。”官员说:“原来您真是埃列娜博士,请过关吧!”不知化工专业出身的习博士能不能写出乙醇(酒精)的分子式,或者回答一下这个有关暖水瓶的问题?


浏览(1112)

[url=][/url]

[url=](26)[/url]

评论(15)
发表评论

       [url=][/url]

文章评论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渔阳山人留言时间:2020-01-05 19:45:38

你我说得都是事实,只不过说得不是一回事儿。我说有自愿的,没说是主流。以我为例,我从小读圣人书,追寻“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行拂乱其所为”的境界,特想到条件环境恶劣,工作艰苦的环境磨锻炼自己的意志和生活能力。因为从小生活条件优裕,总觉得没有经历过艰难困苦就不能成为男子汉。内会儿我被打成反革命不予毕业,就特盼望早点离开学校去劳改,总算有机会到穷山沟过苦日子了,也去修炼“居陋巷,一箪食,一壶漿,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的精神境界。到了美国才发现,美国年轻人有这种思想的年轻人大有人在。因为过惯了衣食无忧的日子,想做“tough guy”,经历“tough life”,培养自己野外生存能力。文革中,在广东农民争先恐后偷渡香港的同时,北京知青偷渡缅甸参加游击队为世界革命献出生命,两种选择没有对错之分,只是世界观不同。我当时就听到知青下乡的悲惨遭遇,知青下乡无异于驱羊群入虎口,我对知青下乡是深恶痛绝的。我认识一个北京女孩,长得特漂亮,去了海南建设兵团,被海军航空兵一个飞行员强奸了。后来中央下令处理迫害知青案件,军队害怕飞行员被判刑(东北,云南兵团枪毙了几个军官),对这个女孩说,国家培养一个飞行员不容易,要她为国家利益从大局出发,承认是自愿发生关系。女孩无奈只得从命。还有几个能歌善舞的女知青,到了内蒙组织乌兰牧骑为牧民演出,那些牧民哪里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冲上舞台一人扛一个女知青骑马就跑回去奸污了。我佩服那些在艰苦环境里不放弃,不沉沦,坚持追求理想的北京知青。


回复 | 0


作者:渔阳山人 回复 西石槽7号留言时间:2020-01-04 20:10:44

羊老,还是不能一概而论啊。文革前确有董必武之子等少数干部子弟自愿下乡当农民,文革前期也有“北京五十五”(55名干部子弟红卫兵)经周恩来同意去西双版纳插队,但这只是凤毛麟角,缺乏代表性,坚持下来的也不多,例如“北京五十五”最后全部回城(见邓贤的报告文学《中国知青梦》)。等到毛泽东发出有关上山下乡指示后,北京67-69届初中毕业生基本是全部下乡(按照官方的说法是“一片红”)。当时各校老师到学生家中做工作,直到该生同意下乡为止。表面上是“自愿”,实际是在政治压力下的服从。据亲历火车站“欢送知青”的人讲,火车鸣笛开车时,车上的学生和车下的父母哭成一片,令人心酸。即使是“一片红”,当时在位的干部子女大多数找借口留了下来,而习近平这类“走资派”子女就只好下乡。确有劳苦大众的子女为了减轻家庭负担而自愿下乡(特别是去内蒙、黑龙江兵团的可挣工资),但那和“理想”、“革命”是两回事。我们似乎也不应该把“知青下乡”过于浪漫化和理想化了。

回复 | 0


作者:渔阳山人 回复 不列颠地主留言时间:2020-01-04 18:53:33

没有歧视的意思,但对于那位不懂装懂到处卖弄的“一尊”有意见。

回复 | 2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不列颠地主留言时间:2020-01-04 16:08:31

没错,大门进来的有强盗,狗洞里爬进来的有好汉。工农兵学员具体到个人,可以说大部分人是好人,而且也不乏聪明俊杰。 但是,“工农兵大学生”这个文革事物现象,确实毫无疑问的人类历史上的怪物。这就等于说毛文革关闭了所有大中小学, 俺表哥初中就不要读书, 爬树抓麻雀度过了快乐无忧童年少年,要感谢毛主席一样。甚至更进一步, 谁也不能否认,纳粹党卫队里有不少德才兼备的德国民族精英呢。

回复 | 9


作者:不列颠地主留言时间:2020-01-04 13:15:32

贬工农兵大学生,是不是也包含着一点岐视的成分?任何一个时代的人群中都有英雄和狗熊。

就七七和七八两届来说,这几年不少人写博吹得神乎其神的,其实里面也是参差不一的,至少入学的文化基础差别很大,许多教学设施也未齐全。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治学的术业专攻是一辈子的事,哪里有弄一本好文凭就敢天马行空的。

回复 | 0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渔阳山人留言时间:2020-01-04 12:47:33

我对北京下乡知青一直有几分敬意的,很多知识分子和有知识老干部子女是自愿下乡的,而且把下乡当成事业去做。他们舍弃北京优越的生活条件,远离家人亲友,对艰难的工作和生活条件毫无怨言,比起那些一心想靠投机钻营上大学,跳农门,进城吃商品粮的贫农子女的精神境界不知道要高尚多少倍。我有一个朋友,101六四届毕业,因为父亲是美国归国博士,半导体二极管理论创建者,在清华被贫农出身干部打成右派,进而打成反革命判刑18年。这个朋友毕业成绩在101排第三,但被打入另册,不予录取,在呼家楼房管所当了一名泥瓦工。1978年跳过本科,和他66届高三的弟弟一起直接考入社科院研究生。他的妻子是高知子女,14岁就自愿下乡,母亲说她太小,她拿把剪刀说你不让我下乡我就死给你看。工农兵学员里的知青大都继续深造,考上硕士,博士,继续走学术道路。农民子弟才去官场钻营投机,以便享受荣华富贵,改换门庭,光宗耀祖,衣锦还乡。

王岐山文革是“四三”派精神领袖,无论品德,才华,能力,人格魅力都有过人之处,连我在大学都闻其名。文革后在杜润生的农村研究发展中心从事理论研究,从此“凤鸣岐山”,一飞冲天,成为文革后中国最有理论水平,领导能力,魄力最强的国家领导人。如今河南农民郭文贵妄图抹黑王岐山,就好像妖风卷起村边地头一抔粪土想遮掩巍峨青山,“青山遮不住”,粪土渺无踪。



回复 | 2


作者:peter98 回复 渔阳山人留言时间:2020-01-04 10:11:04
谁说他没自报学历?插队,找关系成工农兵大学生,并在大学里毛泽东思想广播站当广播员。不是它自己亲口叙述,有谁会知道这些细节。
作为万维的后来者,你对万维这几个网红的了解得也太浅薄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别看它们今天慷慨激昂反中共,当年都是中共的马屁精。

回复 | 0


作者:渔阳山人 回复 阿妞不牛留言时间:2020-01-04 10:01:20

有这等事?如果说细菌病毒是阶级敌人,是不是就可以当优秀毕业生了?

回复 | 2


作者:阿妞不牛留言时间:2020-01-03 22:49:46

武汉大学著名病毒学家曾任副校长高尚阴就说过:生物系的工农兵学员,凡是知道细菌病毒不是动物的,都准予毕业。

回复 | 7


作者:渔阳山人 回复 peter98留言时间:2020-01-03 22:30:36

谢谢评论。这三个网名似乎是同一位网友的,他没有自报学历,咱就别费心猜啦。

回复 | 0


作者:渔阳山人 回复 寡人留言时间:2020-01-03 22:29:09

谢寡人兄评论。习可是学有机合成的,不会连乙醇的分子式都写不出来吧?

回复 | 0


作者:渔阳山人 回复 西石槽7号留言时间:2020-01-03 22:27:42

羊老要慎言呀。现今政治局中有至少五名工农兵大学生出身的,加上王副主席,工农兵大学生还在领导中国呀。工农兵大学生中也并非都是贫下中农,插队知青也不在少数,还有工人、军人(很多是干部子女)等,还是不要一概而论的好。至于习近平,倒确实和别人不一样,其妄自尊大、不懂装懂、缺乏自知之明,都是出类拔萃的。

回复 | 3


作者:peter98留言时间:2020-01-03 18:37:35

万维上的溪谷闲人,老尚童与木秀于林,都是当年的工农兵学员。从其文风,知识水平,人格多方面来看,都是文革真传。

另外,习班子里的工农兵学员成份太重,也是当今国内文革复辟思潮抬头的原因之一。


回复 | 1


作者:寡人留言时间:2020-01-03 14:44:48

山人兄好文,既风趣又深刻,也勾起我的一些童年记忆。暖水瓶在南方也叫热水瓶。我估计习是无法写对酒精的分子式,让他写二氧化碳分子式还马马虎虎。

回复 | 2


作者:西石槽7号留言时间:2020-01-03 14:40:18

其实,工农兵学员当官儿内批早已经退休了,zhei帮人基本是贫下中农出身,干部子弟比例不大,后来成为贪官腐吏的基本都是这帮人。当年七七级毕业后,把这帮人排挤出教学科研岗位,反倒成全了他们,全都当官去了。别看科研教学没能耐,投机钻营,谄媚取宠可是从地根生就有的本事。这帮人从进校就以“上大学,管大学,用毛泽东思想改造旧大学”走上历史舞台,在官场折腾四十年,十年前就以贪官污吏下场退出历史舞台,在中国现代史上留下千古骂名。但是,说句公道话,习近平不在我说的这个群体中。

另外,暖壶赛儿问题是物理现象,初中物理就有,但不是化学课内容。


最新评论


Archiver|第八联盟

本网站系统基于Discuz! X2 进行优化开发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本网站采用美国和加拿大东部时间(GMT-5)

Processed in 0.040897 second(s), 12 queries .

免责申明: 本站内所有帖子均由网友自行张贴,文责自负,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版主及管理人员和本网站对其内容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原作者或其版权拥有人拥有相关内容的版权/著作权。 如果作者来函不同意将其作品张贴在本网站,我们会尊重作者的意愿取下其作品。 版主及管理人员和本网站保留删除有损本站健康的帖子或其它任何内容的权力。


联系管理员:请发站内短信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