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第八联盟 第八联盟 新闻专递

死于六·四枪杀的邻居是段祺瑞的侄孙

新闻专递 | 发布时间: 2020-6-3 19:57| 查看数: 1279|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去年六·四过后不久我去了日本妹妹家,小妹也在,姐仨聊起小时候的事,其中谈到胡同里的各家邻居。
那时每门每户都有我们姐妹的同学,打打闹闹一起长大。我们80年代初就离开了那里,也不知道儿时的伙伴都怎样了。我想起隔壁高家一个大眼睛的漂亮女生后来嫁了个出租车司机;小妹说起斜对门脏兮兮的张家小姑娘后来长成了一个美人;二妹聊起她记得胡同里最漂亮的女孩子是她班上男同学段昌隆的姐姐,还说好像段家是段祺瑞的姨太太一支。说到这里我提出了质疑,因为很久前读过段祺瑞的小传,他虽然有好几房姨太太,但是除了正房,好像都没有留下男性子嗣;而段昌隆一家是和奶奶住的,我奶奶称她段太太。我记忆中的段太太是个仪态端庄,不苟言笑的老人,好像中过风,一只手臂不能动,身板也比较僵直。姐妹意见相左,我们就放狗搜了一下,没想到搜出了一条惊人的信息:段昌隆在六·四的时候被戒严部队枪杀了。
这条消息是这么搜出来的,搜段祺瑞,结果跳出来一个文章标题:《由段琪瑞的侄孙死于六四屠杀而想到的 》,这是曾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中国持不同政见者刘晓波2004年的文章。这个题目不但回答了我们认识的段家和段祺瑞的关系,还直接涉及到二妹的同学段昌隆。
对段昌隆的死,网上是这么说的:
段昌隆,男,清华大学化工系84级应届毕业生。
1989年6月4日凌晨,在民族宫附近,正遇上东进的戒严部队与民众形成对峙,段昌隆上前准备劝解,被戒严部队一名军官用小口径手枪近距离开枪,射中段左侧心脏大动脉,于6月4日凌晨死于邮电医院。其骨灰安葬于北京西郊万安公墓。
段昌隆的母亲是“天安门母亲”群体最初成员之一;父亲也是群体成员,现已去世。
后来我们又读到,段昌隆的母亲也去世了,现在是他的姐姐,也就是我家二妹说的当年胡同里最漂亮的女生,代替母亲,继续和“天安门母亲”小组一起,为弟弟和六·四的死难者请愿。
看到这个消息,我们姐妹沉默了很久:世界原来这么小,历史离我们这么近!40年前认识的一个人,30年前发生的一件事,被这个偶然的发现重新带进了我们的生活。有些人,有些事,想忘却,却怎么可以忘却?
我们当时一起读了刘晓波的文章,今天我又读了这篇文章。文章是为祭六·四事件发生15年而作的。又一个15年+1过去了,讽刺的是今天再次读来,一切都没有变,如同刘晓波还活着,在诉说。我节选部分原文在此,因为有些话我自己不敢说。

刘晓波2004年文章--由段琪瑞的侄孙死于六四屠杀而想到的 》(节选于网络)

在衆多六四死难者中,我之所以单独挑选段昌隆来爲文,绝非因爲他是名门之后,而是他的受难让我想起中国现代史上的另一著名惨案,并通过类似事件的历史对比来凸现当下中国的现实。
1926 年,也就是六四大屠杀的63年前,中国现代史上也发生过一次政府对学生的著名屠杀,史称“三。一八惨案”。死于六四屠杀的段昌隆,他的叔祖父段祺瑞执政的北洋政府,曾在官邸前镇压徒手请愿的学生,打死47人,伤200多人,死难者中有一名女学生叫刘和珍,因鲁迅的沈痛悼文而名垂青史。
一个必须对屠杀负有责任的政权及其执政者,该如何面对这罪恶,不仅检验著政权本身的善恶,也检验著执政者本身的爲政之德和人性之有无,更能突现出历史的进步与倒退。毫无疑问,两次屠杀皆是大罪恶,但两个时代的两个政府──军阀混战时代的北洋政府与和平建设时期的中共政权──对这罪恶的态度却迥然不同──今天的中共政权远不如当年北洋政府。
回到1926年,“三。一八惨案”发生后,尽管,当年的北洋政府是军阀政权,段其瑞本人也是著名军阀,其执政时期的独裁和乱相颇受病垢。然而,执政段祺瑞在知道政府卫队打死徒手请愿的学生之后,随即赶到现场,面对死者长跪不起,之后又处罚了凶手,并从此终生食素,以示忏悔。
中国知识份子和媒体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社会良知,用同仇敌忾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强大的民意压力也啓动了半死的国会和司法,。。。通过了屠杀首犯“应听候国民处分”的决议;。。。最后,执政府的国务院总辞职,执政段祺瑞颁布“抚恤令”。
尽管如此,也没有最终保住民心尽失的军阀政权。因爲,对于一个政府来说,一旦向徒手的青年学生与平民百姓开了枪,不仅践踏了爲政之德的最低底线,也越过了维护社会秩序的法治界限。。。所以,在屠杀发生后不到一个月,段祺瑞政府就在遍布全国上下的抗议声中于1926年4月倒台。
。。。。。。
中共政权又是如何对待六四大屠杀的呢?中国社会的自由度又是如何呢?中国的媒体和社会名流又有怎样的表现呢?
在政府方面,没有高官的认错悔罪,没有政府的“抚恤令”、没有国会追究责任者的决议,没有独立司法调查,没有惩罚任何刽子手,更没有内阁总辞职。。。。。六四,这一当代中国的关键字,在大陆境内的所有媒体上皆被“遮蔽”,。。。这种从不知罪认错、从不道歉不忏悔的顽固态度,即便与当年的军阀政府相比,也是巨大的历史倒退。
在社会方面,与“三。一八惨案”之后的媒体和知识界的表现相比,六四大屠杀后的中国,是个自由和良知双重匮乏的社会。没有媒体的公开呐喊,没有知识界的义愤表达,更无法爲亡灵举行社会性公祭,而且是整整十五年的沈默。由此,六四血案,既是中国当代史上最黑暗的一页,也是最耻辱的一页。这种黑暗和耻辱,不仅是独裁政权的野蛮屠杀和死不认账,更是媒体和知识界的万马齐喑,特别是有地位有影响的社会名流的普遍沈默。强权和懦弱的相互勾结不断地加深著这黑暗这耻辱。
。。。。。。
面对六四亡灵,这种人性的贫血,不仅是政府的死不认错,更是媒体和知识界的万马齐喑,是有地位有影响的社会名流的普遍沈默。恐怖的大屠杀和人人过关的大清查,拷问出中国精英们的“小”来,他们最缺少的,不是知识积累和社会名誉,也不是对醒目的常识性罪恶的判断混乱,而是在大恐怖面前的坚定的道义立场和良知勇气。
。。。。。。
如今,段昌隆的亡灵安葬在京郊的万安公墓,就座落在他叔祖父段祺瑞墓的旁边。祖孙两代人的墓碑,铭刻著中国人所经历的大半个世纪的苦难历程。我想,亲历过两次屠杀的祖孙两代的亡灵,也决不会安眠:叔祖父的亡灵,是否会反思军阀政治给中国带来的灾难?是否至今还在忏悔当年的屠杀?而侄孙的亡灵,在封喉的制度下,已经等待了漫长的十五年之后,一定还在顽强地控诉著暴政的屠杀。。。
。。。。。。
我们这代人,大都熟悉鲁迅的名句:“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澹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却陌生于鲁迅在评论罪恶时的另一句话:“拖欠得愈久,就要付出更大的利息”。。。
。。。。。。
当我们在夜深人静单独面对自己的灵魂时,还有没有来自内心深处的疼痛和道义上的负罪感?有没有发现自己的懦弱、自私、谎言和无耻?要是有,那麽六四大悲剧还留下了点儿什麽;要是没有,那就什麽也没有了。
我承认,提起六四,大多数精英都有不同于官方定性的想法,也可以称之爲良心未泯,然而,当未泯的良心得不到勇气的支援,也就只能以沈默来逃避。。。
然而,就算至今仍然良心未泯,但如此观望的沈默何时是尽头?莫非要沈默到地老天荒,让良心在压抑中老死!

。。。。。。

我不是什么精英,充其量是个良心未泯的沈默者。所有我做的只是每年的这一天,写一篇博文作为纪念,为的是自己的良心,也为这又一个不能忘却的纪念。
2020年6月4日,我纪念我们曾经的邻居,二妹的小学同学-段昌隆,这个男孩31年前无辜死于1989年六·四天安门广场事件的枪击,那年他24岁。

(此图为段昌隆的姐姐和段昌隆的遗照,来源于网上)





青衣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17:19:20
谢谢你的故事。勿忘六四!昔日的北京,今天的香港。
freemanli01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17:09:58
不管怎么说,段祺瑞时期,还讲“良心、人心”。
到了后来,信仰唯物主义,根本不讲良心、人心了。因为那会儿人们已经不知道良心是什么了,在那个信仰体系里,没有“良心”的位置。
。。。
错误的信仰可以像迷魂药一样把人领入迷魂阵。

美丽的人生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16:57:05
此时拜读刘晓波文字,感慨万千!斯人已去,暴政犹在。枉死的良心有多少?
美丽的人生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16:42:03
这文是对三十一年前那个难忘的日子,最好的纪念!致敬!
Chinaplayer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16:33:49
我为自已参与64而自豪!为我们那一代年轻人的无私,无畏,忧国,忧民而自豪!
西风-西风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16:16:12
谢好文!
毋忘六四。
墨彩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16:06:43
谢谢好文,谢谢那段历史片段的陈述,更谢谢转发刘晓波先生的文章!

寒一凡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15:30:44
心有戚戚焉。中华民族真是一个多难的民族。为什么呢?!
燕麦禾儿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14:33:16
我知道国内国外,有些中国人支持六四镇压。我曾和一个支持六四镇压的辩论过。最后,我问了他一个问题:“如果你的兄弟姐妹亲人,在六四被枪杀了,你还会为六四镇压叫好吗?”王妃知道他是怎么回答的?他说“我们家的人不会那么蠢,都戒严了,还往街上跑。”听听,如此的诡辩,简直就是个冷血动物,没一点人味!
看客678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14:08:36
如果活到今天,肯定也是厉害国的忠实奴才
蒙城客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13:40:11
谢谢博主的分享!每年此时百感交集,往事并不如烟。
世界是公平的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13:37:12
谢谢好文,这使我想起美国不少机构在64都降半旗.我去年64在IAD看到半旗还以为有别的事
BeagleDog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13:23:14
谢谢博主的分享!
喜清静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13:13:48
和平年代枪杀手无寸铁的学生,人间惨剧。
简宁宁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12:54:39
谢谢您的好文!今年的这一天,令人百感交集。
x潇潇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12:39:28
感谢你每年写文纪念!
永远不忘那些用生命争取自由的年青人!
Parkbrooke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12:20:45
一百年了,中国还在原地打转,甚至倒退.
我生活着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11:12:14
佩服刘晓波的勇气和坚持,只可惜这样的人太少,成不了气候。现在大多数知识分子的良知已经被金钱和官职腐蚀了。
格利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10:37:47
在我 的眼里,敢为六四发声的人都是一个大写的人。
BeijingGirl1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10:08:18
回复 “晓青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08:22:19 时间过得真快!活在当下,珍惜眼前。” +1.
三十一年了。 我以前给“天安门母亲”捐过款。 要不我们再发起捐款吧?

夏荷雨沁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10:07:09
谢谢博主的分享,第一次读到刘晓波的关于6.4的文章,相对如今的政府而言,段祺瑞执政的北洋政府还是相对有底线和讲仁义。希望早日给刘晓波平反,赋予他对应的历史地位,这样才能取得人民的原谅!
土豆-禾苗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10:04:45
中国近现代史啊,硬伤实在太多!

路人2017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10:02:51
头上贴标签没,或许子弹能拐弯,或许多开几枪,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无后憾
ARooibosTea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09:51:47
“六·四”的是他们的硬伤,年复一年的不面对不解决,只会让它更沉重,相信历史的尘埃淹没不了它。
没有大智慧与魅力,没有心系人民的感情,握有权力也难成大事,败絮其中已昭然若揭。
怀念胡耀邦,怀念六四前那段中国社会少有的自由与民主的政治空气。
freemanli01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09:45:57
我觉得这真是因为“迷信”,不是耸人听闻而用“迷信”这个词,而是越来越觉得,就像氢+氯产生盐酸一样,“唯物主义+共产主义” 一定产生强精神腐蚀剂。
。。。
唯物主义者为了获取永恒的历史名声,一定不会认错,因为他们内心的恐惧认为,一旦认错,自己就什么都不是了。他们脑袋里有一个迷幻的想法,我必须是永远正确的,否则就抓不住任何东西,没有东西可以依靠,就万劫不复了。
他们口口声声说“离开国家你们什么都不是”,其实他们恐惧的是“害怕自己什么都不是”,都是因为没有信仰,而产生的恐惧和执取。杯弓蛇影,半夜起来都要看看床边有没有睡个赫鲁晓夫。
生命没有信仰,所以就集体自我双规,一定要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做到某个事情,今天嘀咕一万年太久,明天就跑到地里拔苗助长,大跃进。把苗拔死了,还怕人说,就杀人灭口。
。。。
不过就六四来讲,我觉得两边人的世界观和人生观都并不是很正确的,有些人虽然说是站在学生一边,也并非就说明他们的人生观很健康。更多的人也是心中都有个小毛泽东,小魔鬼在折腾。
。。。
所以我觉得中国要进入健康社会,必须有人生信仰、心理底层上的更新,有经过理性探讨的信仰才行,否则迷信(特别是“唯物主义+共产主义”的迷信)还会带来灾难。不是换个地方就能解决的。
设想一下,哪怕现在Musk的火箭都做好了,把全中国人民一块发射到火星上,只要人的思维不变,到那里组成的社会,还是现在这个样子,不会突然就变成美国了。
小溪姐姐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09:43:21
不应该忘记的历史。
http://www.tiananmenmother.org/index_files/Page480.htm 天安门母亲网址。
死难者名单段昌隆是016号, 我朋友的弟弟罗纬是102号。

当年我像北京以外大多数普通人一样,并不确切知道64 到底有没有死人,死了多少人。。。

到了美国多年后,直到结识了我现在的一位朋友,才第一次遇见64死难者家人。前两年,我朋友的母亲过世了,我朋友悲痛地说她母亲老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心痛欲绝。我原来从没听她提过,问之,朋友才告诉我她弟弟的事。。去年的这个时候,读到文城网友有关64纪念文章,终于找到了天安门母亲的网站,见到了我朋友弟弟年轻英俊的遗像和读到了朋友母亲悼念爱儿,令人心碎的血泪文章。朋友的母亲没有在人间等到为儿子昭雪的一天,但愿她在天堂与她生前,日夜思念的爱儿终于团聚
迪儿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09:40:38
谢谢王妃,谢谢有良知的人们,让我们记住这个日子。
玉面小飞龙_007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09:33:47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
尘之极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09:23:22
土共不死,世难未已!
blue6albion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09:21:08
也许当年老布什多hold住1、2年华尔街大佬们试图继续接触的压力会改变历史走向。那时美帝相对天朝的体量让它比现在有影响力得多。
spot321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09:11:49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时间过得真快!活在当下,珍惜眼前。”赞同晓晴!+1
亮亮妈妈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09:08:48
谢谢王妃分享。31年前的往事仍然历历在目,不会忘记。问好王妃,祝一切安好。
安然0203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09:02:42
多谢博主分享,为了忘却的记忆...

+N

人人爱和平,但是这些死难者的家人等了31年的答案,他们如何能平。要接受历史教训,总要面对的。早安!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08:35:53
回复 'Timberwolf' 的评论 : 真的是有轮回一样!我知道以后也非常震惊。谢谢木狼来访留评!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08:33:54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可不是嘛,我来文学城的第三个六四了!活在当下/,哈哈,当下活着也难啊:)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08:31:49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是刘晓波真的敢说,他这篇文章说的话令我汗颜。我至今也不敢这么说,可以想见党媒对我的教育有多根深蒂固。
Timberwolf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08:29:20
这故事太让人震惊,中国近代史应该记一笔
冥冥之中难道真有天道循环因果报应?
无法想象段家父母胞姐的身心伤痛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08:28:31
回复 '多伦多橄榄树' 的评论 : 橄榄说出大家的心愿,但是这些死难者的家人等了31年的答案,他们如何能平。要接受历史教训,总要面对的。早安!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08:25:39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历史事件都是有原因的,对错不由我说,但是黑不提白不提不对,这些死去的人情何以堪?
黑贝王妃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08:23:35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睡前给菲儿看座。我是我们这里4号0点一过发的,了却今年一桩事,留作纪念。
晓青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08:22:19
时间过得真快!活在当下,珍惜眼前。
波城冬日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08:14:44
“祖孙两代人的墓碑,铭刻著中国人所经历的大半个世纪的苦难历程。”,哀痛!王老师好文,“生活哪有那么多的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
多伦多橄榄树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07:40:22
王妃早上好,过后未来每一天吧,但愿和平在任何时候都是地球村的主旋律!
大马哈鱼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07:37:44
血腥暴力恐怖的共产党!
菲儿天地 发表评论于 2020-06-03 07:31:16
往事不堪回首,我明天也会写一篇。领导见过好几个民运人士。。。




[size=0.9em]


今日热点


一周热点



[backcolor=inherit !important]Content





[backcolor=inherit !important]


[backcolor=inherit !important]
  • [backcolor=inherit !important]

















最新评论


Archiver|第八联盟

本网站系统基于Discuz! X2 进行优化开发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本网站采用美国和加拿大东部时间(GMT-5)

Processed in 0.042401 second(s), 12 queries .

免责申明: 本站内所有帖子均由网友自行张贴,文责自负,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版主及管理人员和本网站对其内容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原作者或其版权拥有人拥有相关内容的版权/著作权。 如果作者来函不同意将其作品张贴在本网站,我们会尊重作者的意愿取下其作品。 版主及管理人员和本网站保留删除有损本站健康的帖子或其它任何内容的权力。


联系管理员:请发站内短信

回顶部